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怼一怼丫髻沙大桥治超点的“N宗罪”  

2017-04-08 22:24:23|  分类: 街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又有媒体“出头”,怒怼丫髻沙大桥治超点这个堪称是南环高速公路上的“恶性肿瘤”、“拥堵黑点”。我高兴啊,盖因心头的郁闷久矣。

怼一怼丫髻沙大桥治超点的“N宗罪” - 默客 - 默客微言
 ▲治超点前拥堵

  据《南方都市报》4月7日报道,尽管媒体曾经数次报道丫髻沙大桥治超点加剧环城高速堵车,但多年过去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前日,认证主体为广东广播电视台的微信公众号“南粤啄木鸟”发布了一段省纪委暗访实录视频,批评广州市交委执法局在此长期占道执法导致严重拥堵,发现问题而不解决。

  在视频中,广东省政协常委、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孙平表示,从广州环城高速去中山,来回都要途经丫髻沙大桥双向设置的治超点,每次都能看到从广州往番禺、中山方向大塞车,丫髻沙治超站(海南点)前侧路面安放了水泥墩,三车道变两车道,直接导致堵车现象。

  以上是该报道摘录,更多详情请自己搜索阅读。

  下面是默客(微信号:moketan)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多年的观察来怼一怼这个久治不愈的、因“占道治超”导致的交通拥堵的黑点,请有与默客相同感受的司机大佬一起怒对这个南环高速的大黑点。

  一、治超点“占道执法”导致南环高速拥堵严重,让司机苦不堪言。默客在黄埔大道附近上班,住在番禺,每天上、下班都经过丫髻沙大桥,深受丫髻沙大桥治超点导致的交通拥堵之苦。众所周知,广州南环高速车流大,每天下班时都遭遇丫髻沙大桥治超点(三滘口附近这个治超点)占道执法而引起的交通拥堵,少则20分钟,多则30分钟、40分钟,而有一次更夸张居然在这个治超点前被堵了近一个小时!这个治超点已成为南环高速的交通瓶颈、拥堵黑点。不必赘言。

  二、治超点经常“乌灯黑火”、无人值班,24小时查超治超“名存实亡”。默客多少次在傍晚时分经过这个查超治超点,当车如蜗牛一样通过查超点时特地留意查超点是否有人值班,多少次了都发现无人在岗,简易的板房里“乌灯黑火”,“鬼影都无一只”,查超查个鸟、治超治个屁啊!?尤其是周末或节假日。如果治超真像某部门说的那么重要,那么,说好的“24小时值班查超治超”怎么不予以严格落实?

  而在无人值班,无人查超治超期间,查超点设置的水泥墩依旧占据了一条正常车道再加紧急车道,使得该段段约200米长的距离突然从三车道收窄为两车道,导致大量车辆拥堵在该路段,严重影响通行效率,浪费他人的时间。按照鲁迅大师说法,这“无异于谋财害命”啊。

  笔者建议,在无人值班,无人查超的时候(比如节日),能否将原来设置的路障往路边挪一挪,使该路段能保持三车道通行?或者,改用相对容易移动的路障,使其可以灵活、机动。

  三、如果这个查超治超真有必要持续下去,是否应该采取更科学、更人性化的手段来达到查超治超的目的?时至今日,这个问题已经越来越显得迫切了。不应该依然按目前的做法继续下去了。默客记得,广州市交委曾经在强调这个查超治超点很有必要并且有效时介绍过,这个治超点还是很有“技术含量”的,称该查超点安装有感应仪器,超载车辆远在一公里之外就能被探测到,并能将超载车的车牌、吨位、超载情况等基本信息传送到查超点,然后由查超工作人员进行拦载、卸载、处罚等处置。那么,能否继续进行技术升级,利用更先进的科技水平来进行查超治超呢?比如禁止超载车上南环往丫髻沙大桥方向,不要让超载车在逼近丫髻沙大桥前才进行拦截、处理。

  四、追根溯源,丫髻沙大桥双向的两个查超治超点之所以存在,并成为南环高速上的交通黑点,其根源恐怕还在于丫髻沙大桥本身。尽管有关方面不断强调丫髻沙大桥不是“豆腐渣工程”,但这座大桥却堪称是“奇葩”大桥。为什么这样说呢?只要稍稍回溯一下这座大桥之所以百病缠身,就知道笔者为何称其为“奇葩”了。

  丫髻沙大桥2000年建成通车,曾经一度是国内外的 “明星桥”,头顶多项耀眼“光环”,如“鲁班奖”,“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大奖”,2001年建设部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2002年全国优秀工程设计银奖……但令人惊讶的是,光环笼罩的丫髻沙大桥,通车仅5年就不断地“治病”,曾经一度封闭2条车道,以减轻桥梁的负荷,而在使用仅9年多后的2009年更被鉴定为四类桥,即“差桥”(五类桥是危桥)。——关于这座丫髻沙大桥“病”在何处,在此不想多说了,后面附上笔者2011年写的一篇文章供参考。

  正因丫髻沙大桥“体弱多病”,才使丫髻沙大桥双向设立了“查超治超点”,这就是这个治超点设立之“前因”。至于“后果”,则现在大家都看到,都被害了,且已经年,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其“后果”将继续侵害老百姓的利益。

  真希望,这个查超治超点不再成为南环高速的交通黑点。(2017年4月7日)

怼一怼丫髻沙大桥治超点的“N宗罪” - 默客 - 默客微言
 
 ▲丫髻沙大桥2000年6月26日正式通车(资料图:中新社发)
附:
丫髻沙大桥究竟“病”在何处

  丫髻沙大桥横垮珠江,长虹卧波,气势非凡,然而不得不说丫髻沙大桥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徒有其表。

  丫髻沙大桥又要修了!广州市交委拟在6月18日至明年1月18日之间的每天晚上10时至次日早晨6时全封闭维修,目前正向社会征求意见。丫髻沙大桥才开通10年多却频频封路修桥,究竟为何?市交投集团回应称,这都是长期超载超限惹的祸。(2011年5月27日《新快报》)

  查相关资料显示,丫髻沙大桥曾创下4项全国乃至世界第一,并且屡获全国性大奖之殊荣,比如该桥曾荣获“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大奖”,2001年建设部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2002年全国优秀工程设计银奖,2003年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一等奖,2004年入选《中国十佳桥梁》,位列拱桥第二名……

  但是,拥有辉煌战绩的丫髻沙大桥却早就百病缠身、病得不轻。早在2005年底的例行“体检”中,丫髻沙大桥便被发现“副桥体出现凹陷,主桥体吊杆横梁开裂,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桥体下,负责承托重量的箱梁也部分开裂,混凝土构件有不少破损”。仅通车5年大桥就出现如此严重的问题,连桥梁专家也称罕见。也就是从那年起大桥一直处于封闭部分车道维修(或曰“养护”)状态,以至于丫髻沙大桥通车十年余却有超过5年的时间在“养护”或维修,令人讶异。2009年更被查出大桥已成四类差桥,距五类危桥只一步之遥!

  丫髻沙大桥何以不堪至此?市交投集团称“都是超载超限惹的祸。”果真如此么?或者说仅此而已么?超载超限固然对大桥具较大损害,是不可忽略的因素之一,但若将此视作损害大桥的罪魁祸首甚至唯一因素,事情恐怕未必如此简单,也未必能让人信服。

  大桥出现安全或质量问题,有关各方如设计、施工、业主以及主管单位等纷纷撇清己责,是可以想见也不难理解的。比如设计的会说不存在设计问题,施工的会说都经过验收合格了,而业主则会称已尽到正常养护责任……于是,最后只剩下无具体主体或主体分散又没法抗辩且自身也不干净的“超载超限”(确实对大桥有损害)承担了全责(或者说背了“黑锅”)。我的意思是,将责任全推给“超载超限”最安全、最保险。理论上如此,姑且不提吧。

  关于桥梁安全和质量的问题非常专业,普通民众对此难有专业水准的洞见或答案。普通民众或只能以常识来进行对比、判断。对丫髻沙大桥之“病情”,笔者不揣冒昧地提出几点常识性的问题权供参考:

  一、丫髻沙大桥的建设曾爆出贪腐大案。大桥承建单位贵州省桥梁工程总公司原总经理何开智因贪被判入狱15年。其犯罪事实之一:1998年夏天,正在丫髻沙大桥项目部担任经理的何开智为向上级领导赠送房屋,指使丫髻沙大桥工程钢材供应商梁某某、丫髻沙大桥项目部材料主管曾某某以虚开钢材发票和加大钢材价格等手段,套取工程款330万元(27日南方日报)。不过市交通投资集团多次表示,该案与丫髻沙大桥的建筑质量没有关联。但须注意的是,贪腐案的爆出是在大桥验收、通车后的2002年。

  二、大桥投入使用十年余来,由于业主和主管单位多次变更,以致桥梁的维护要么缺钱,要么责任主体不清,使得桥梁的养护未能正常进行,而行政主管部门同样未能尽到监督管理之责甚至不闻不问,从而造成了大桥今天的不堪状况。桥梁专家黎宝松就曾表达对丫髻沙大桥管理的强烈不满。难怪有人指责该桥“先天不足,后天失调”。这些人为之责任该谁承担?该追究谁的责任?又该谁来追究?

  三、对于此次大修,笔者有一个疑问:既然具体的设计寿命是多少都未有明确,又何以得出“可按设计寿命使用”,“不会因大修而‘短寿’”结论?市交投集团的判断岂非前后矛盾?……

  不管怎样,大桥有病就得治,“治病”是当务之急。之后呢?其实在我看来,病在大桥,但病灶却在桥外;治桥上的病不难,但要消除桥外的病灶则恐怕不易了。(2011年5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