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把人逼上绝路,你也没活路  

2016-10-24 01:09:3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有两条信息很不和谐地扎人眼球,一是村民贾敬龙因射杀村支书何建华被最高法核准死刑,其性命已进入“读秒”倒计时;二是江苏两村民因义务给村民“普法”惹恼县乡官员而被羁押480天!


  先说第二件事,村民免费义务给村民“普法”为何会惹恼县乡官人而遭强行羁押呢?在这宣称“法治国家”里,尤其让人颇不理解。根据媒体报道梳理,事情大致脉络是这样的:


  吕复堂,63岁,孔庄煤矿退休工人,2002年取得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证,杨屯村村民眼中的“大律师”。宋承义,53岁,诊所医生,村民离不开的“白大褂”。


  2014年10月,因村子集体搬迁,吕复堂、宋承义这两位村民为维护个人和村民利益不受损害走到了一起:义务为村民普法,自费印发《搬迁知识问答》、免费授课法律知识。2015年4月18日,两人突然被沛县警方带走,次日两人因“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被沛县警方行政拘留十日。期满又以涉嫌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沛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两人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但吕、宋在庭上拒绝认罪。其后,徐州中院裁定撤销判决、发回重审。2016年8月12日,沛县法院对宋承义、吕复堂两人办理取保候审,在羁押480天后吕、宋重获自由。10月9日,法院作出允许检方撤诉的裁决。


  “我用自己学到的法律知识为村民义务普法,何错之有?”至今,吕复堂否认自己是有罪之人,并发出如此诘问!


  宋承义、吕复堂两位村民义务为村民普法,以维护自己和村民的合法权益,“何错之有”?!问题是,中国的“法治”一词博大精深,不过还有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词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不是吗,从村到镇再到县里,从行政到公安再到检察、法院还不是一路绿灯把两位无辜村民抓了、判了么?


  其实,问题的关键不是村民是否违法的法律问题,而是在于利益之争问题,直白点讲就是因为两位村民给村民义务普法从而动了当地利益集团即将到手的“奶酪”!因为村民经普法觉醒了,进而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导致当地官商利益集团企图通过“坑蒙拐骗”侵犯村民权益的难度增加、阴谋难以得逞了。对于这样的“搅局”牵头者,当地官商利益集团岂能不痛下杀手、以儆效尤?!这便是问题的根本和实质!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最底层的村民阶层对抗当地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而遭到了强力镇压。宋承义、吕复堂的对手,他们自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宋、吕两人如今能重新恢复自由,不能不说堪称幸运!


  再看贾敬龙,他可谓是绝望之际而沦为了杀人凶手,尤具悲壮色彩,其遭遇更显阶层抗争之残酷、无奈。


  贾敬龙,本是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一名村民。据报道,2009年11月份,北高营村开始拆迁改造,对没有签字拆迁的住户使用“三停”政策——停水、停电、停发一切福利待遇。在北高营村委会的一张通知上显示,该村民不同意占地,不配合村委会工作,该村民以后不享受村民各项福利待遇,包括社会保险、养老保险、分房、分款的一切福利待遇。除了“三停”,未签字的村民家中,也遭遇了被扔礼花弹,社会青年恐吓等一系列逼拆手段。


  从拆迁开始至2010年底,贾敬龙一家因不满拆迁补偿一直没有签字。北高营村委会在2009年底开始停发了贾敬龙的父亲贾同庆应享受的村民生活保障和福利待遇。贾敬龙的母亲已经八十多岁,在知道了停发她的养老金后,一直埋怨儿子。随着各个亲属的劝说,2010年11月10日,贾同庆在没有征得儿子、女儿的同意下与村委会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但贾敬龙拒绝搬迁,并将旧屋装修准备当作婚房,贾敬龙的婚期定在了2013年5月25日,与其谈了4年的女朋友答应了他的求婚。


  2013年2月27日,村党委书记何建华带领北高营村村委会、治保会二十余人,开着钩机,拆除了贾敬龙旧宅的门洞和南屋楼梯。2013年5月6 日凌晨1 点,多辆黑色的轿车围在楼房周围,用砖块向房子里扔。2013年5月7日下午5点,多名不明人士强行用钩机拆除楼房主体。贾敬龙在楼房内不肯离开。拆除现场有人控制了贾同庆,并打伤了贾敬龙的表哥和堂兄弟。


  “贾敬龙妥协,从二楼跳了下来,立即被人控制并被殴打,头部受伤流血。旧宅室内所有物品均被砸在废墟下。婚房被拆,婚期延后,婚约被毁。”


  此后,贾敬龙曾多次写举报信给长安区检察院和区信访局反映自己的境遇,但无果。


  2015年2月19日,农历大年初一,贾敬龙用射钉枪杀村支书何建华,后驾车逃离并给前女友打电话说自己杀了何建华要去自首。但贾敬龙驾驶的车辆受到何建华儿子和侄子所开车辆撞击,被迫停车后被控制,贾敬龙被控制后,头部、身体和腿多处受伤,造成小腿粉碎性骨折。


  以上是根据媒体报道梳理的贾敬龙案的大致情况。而在网上还有据称是贾敬龙庭审时的书面陈述,其中讲到: 


  “必须提到的是,我通过官方和私下一直找何建华沟通,在而后两月当中,我一直找何建华妥协和议和,……私下我找二伯贾同祥找何建华商量:‘你怎么也等孩子结了婚你再搬’,而何建华气哄哄的说:‘结了婚,可能不?不定哪天给他拱了哩。……那一天我家几个人挨打,村民上百人有目共睹,我家人流的是血,不是番茄酱。”


  我不知道大家看了上面这些会有何感想。房屋被强拆了,补偿没了,安置房也没了,家人被打了,婚房没了,女友也分手了,而且其就自己的遭遇曾多次写信求助、投诉、举报无果,也曾试图跟村支书何建华妥协、议和但遭拒绝。贾敬龙的遭遇,让人再次看到了底层民众“叫天叫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状况!人一旦绝望,觉得生无可恋,那么死又何足惧?!于是,悲剧的产生便有了某种必然性。把人逼上绝路,逼人上绝路者自己也难免没有了生路。狗急还跳墙呢!贾敬龙似乎就是这样被一种绝望情绪所捕获而无法自拔,最终酿就了射杀村支书何建华悲剧,也令自己陷于万劫不复之境地。


  如果一个社会,在正常途径之下,不能给人以公平正义之希望,那么私力报复以寻求其心目中的公平正义,有时便成了一种必然,当然这不是法治社会的题中之义,更非社会福音。然而,这一切的悲剧的根源又在哪儿呢?为何村支书主导的强制拆迁以及当地多年拆迁侵犯村民权益的乱象得不到制止而能够畅通无阻?从贾敬龙杀人,以及江苏两村民义务普法而遭羁押这些事件上,是否可以一窥农村最低阶层的生存状况的不堪、权利的贫血,乃至社会基层公平正义机制的严重缺失?


  走笔至此,看到有消息称,被杀村支书何建华的儿子当上村长了。好吧,没什么好说。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村长的?


  有论者说,“当前中国法治的威胁就是有权势者恣意妄为,无权势者求助无门”。这是谁的悲哀?! (默客)

  评论这张
 
阅读(4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