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如何破解“46个公章讨不回血汗钱”的困局  

2011-08-10 23:30:2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日,广州市民苏先生向副市长陈国反映,2008年,服装厂老板“走佬”,欠下他们工资合计22.3万元,三年来,他们一直通过法律途径寻求解决,包括申请劳动仲裁和法院一审、二审及执行等。“走完这些程序,我盖了46个部门的公章,但仍拿不到钱!”陈国表示要跟进,不过等待了一天,事情并没有实质性进展。(据8月9、10日《羊城晚报》)

  耗时三年,盖了46个公章,却仍没能讨回工资,公道依然隐匿,还弄得家徒四壁、妻离女散,令不胜唏嘘,也难怪苏先生喟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其间的无奈、辛酸、悲凉,非当事者恐也不能轻言什么感同身受了。

  不言而喻,讨薪多年未果凸显多重失效。为保障劳动者权益,解决劳资纠纷,遏制欠薪现象,国家和地方都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规,也设置了相应的监管、裁决机构,然而这些包括行政、司法、工会等方面的权利保障力量,似乎一到关键时刻往往就统统失灵了:行政管理、劳动监察、仲裁未能帮受害者讨回公道;公安部门似乎对逃匿老板也没辙;而法院的判决也难以有效执行,即使胜诉也拿不到钱……所有正常的维权渠道和措施都始终功亏一篑,没法到达正义的彼岸。倘若说行政、司法完全不重视、不给力似也有失公允,公章都盖了46个嘛,但倘若说每个部门、环节都尽了努力恐也难以令人信服,毕竟问题始终未解决,以致于要被逼求救于副市长。

  或许其中关键在于,各职能部门早已习惯于按部就班地“空对空”式的隔空放炮,以文件贯彻文件,或口头上高度重视,行动上却敷衍了事,于是公章(批示)一盖了之,就是缺失了绝地一搏的真正实战,致使问题久拖不决以至于积重难返。尤其关键的是,对于失职、渎职者的问责又往往不痛不痒甚至形同虚设。
 
  诚然陈国表示要跟进此事,对苏先生的问题的解决或可谨慎乐观吧,讨回欠薪,还苏先生一个公道。倘如是,这无疑值得高兴,然仅是个案的解决又意义有限。前几年温总理替农民工熊德明讨薪,曾引起一轮关注和热议,但热闹过后农民工依旧被欠薪,讨薪之难依然,农民工权利状况并没多大实质的改变。而且,这种非常规的讨薪,期待高官垂注的路径依赖,不但形同中奖之侥幸,其效率也低下,甚至有人说,事必亲躬会“累死市长”。

  是否“累死市长”,“累死市长”是否存有逻辑上的真伪,姑且不论,但这确实暴露了现实中的“肠梗阻”及正常渠道难以解决问题的怪象。此类现象不仅屡屡出现兼且久治难愈,如果仅仅认为这只是职能部门推诿敷衍、不作为乱作为恐怕也是不够的,因为这种普遍性的问题层出不穷事实上可能正是体制、机制存在“病灶”的表现。因而,尤须在管理体制、机制上予以审视和改进。

  工人被欠薪以及经年维权未果的悲催现实,其背后实质上是劳动者权利的贫血和力量的孱弱。试想工人如有独立的工会,或其它基于利益和诉求共同的组织替其撑腰,有集体协商的能力,有抗争甚至罢工等权利和手段,那么工人群体就有力量,其权益即能获得最大限度的保障,甚至欠薪可能也就甚少发生了。

  如此观之,创新社会管理、落实公民自治,让劳动者有力量是破解欠薪困局至关重要的一个方面。正如国际歌所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其它社会管理问题,其破解之道也不外如此。(默 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