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旧文重贴]华同旭局长真是太委屈了  

2011-05-04 23:53:35|  分类: 街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今天的《羊城晚报》刊登一则报道称,“记者追问择校费,局长无奈称不知”。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华同旭解释,择校费直接进财政账户,“不是我想知道就能知道”。“不管是国有资产占用费还是择校费,通通不是教育部门收的,都在财政局。”就此我写了一则短文说说自己的看法,刚才将其贴到了博客上。与此同时因了一网友的回帖的缘故,顺带查阅了自己在2007年8月1日撰写的一篇博文——《华同旭局长真是太委屈了》,才猛然发现在2007年华局长就曾说过“收择校费,我们是代人挨骂。”华局长两次在择校费问题上的回应、表态,可谓一脉相承。令自己感慨不已的是,4年前写的博文如果换成今天的新闻由头,再在个别地方作技术性的修改,其基本观点依然是适合的,而且内容也比我今天写的新博文更具体、更契合实际。哈哈。——默客2011年05月04日
 
华同旭局长真是太委屈了
 
  7月30日,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华同旭做客电视台答问教育热点问题,在回答有关捐资助学费(择校费)问题时称,“收择校费,我们是代人挨骂。”他说:“在高中择校费上面,广州做得非常好。我在这个地方讲一句话,可能会得罪很多人,我们教育是代人收费、代人挨骂,这些捐资助学款绝对不是用来给我们教师发奖金的,都交给了财政。虽然是返回50%给学校,但那是拿来改善学校的硬件设施的。”(据2007年7月31日《羊城晚报》)
  
  华局长的一席话,值得议一议。
  
  首先,我要对华局长甘冒“可能会得罪很多人”的风险,讲出了这一句话,表示我个人的赞赏和敬意。然后,我还要对华局长及其代表的教育界“代人收费、代人挨骂”所忍受的天大委屈,表达我诚挚的慰问(有点用词不当,不好意思)。
  
  接下来,则要谈点比较实际的问题。
  
  按照国家的有关政策、规定,只有非义务教育阶段(即初升高)才可以有一定数量的学生采取降分录取,并收取一定的“择校费”。然而在实际生活中,即使在广州,义务教育阶段也在明目张胆地、大收特收取捐资助学费(即择校费),小学如是,初中也如是。这些情况众人皆知,想必华局长不会一点也不知情吧。在广州,义务教育阶段乱收择校费的情况,华局长又是如何评价的,笔者还不得而知,华局长只说“在高中择校费上面,广州做得非常好。”当然,不能据此就说,在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费上面,广州就做得不好或很不好。既然华局长没说,我也暂且存疑、不作深究好了。
  
  择校费的收取,以及择校费收取之后如何分配、如何使用,目前来讲还是欠缺足够透明度的。这就不能不令人对择校费问题有诸多疑问和揣测了。我记得好像有规定说,择校费是要专款专用的,但具体如何专款专用,公众却一头雾水,甚至广州市一年收取了多少择校费也未见具体公布,起码市民知之不多。据华局长说,择校费是上交财政的,然后再返还50%给学校,作为改善学校硬件设施。这里面有几个疑问:
  
  一、另外50%的择校费是如何使用的,是否专款专用全都投入到教育领域去了?这个问题恐怕不是华局长所能回答的了,暂且放过。
  
  二、返回学校的50%择校费,是否如华局长所说全部都用以改善学校的硬件设施?恐怕也未必。起码公众不怎么清楚,也未必怎么认为。事实上,哪间学校收取了多少择校费,返回额又有多少,不但公众不知道,甚至连当事学校的教师也未必完全了解。何况,这些返回学校的择校费究竟改善了哪些硬件设施,也是不甚了了,未见有公开透明的明细的账目公布。还有,这些返回学校的择校费,是否存在被挪用、占用、贪污等情况,同样是一笔糊涂账。在这种情况下,教育局乃至学校代人挨骂,恐怕又是必然的了。再说了,作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教育局对此又该负有何种责任,也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如果非要说什么委屈,这委屈似乎也是“活该”的。
  
  三、收取择校费,教育部门、学校果真没有获益,纯粹是“代人收费、代人挨骂”吗?恐怕也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一个反证便是,倘若教育部门、学校部门没有丁点受益,他们何来乐此不疲的动力?须知,一些学校甚至不惜挤占正常招生名额来收取择校生,这种动力又从何而来?而在每次讨论择校费是否该取消的时候,教育部门、学校又为何大都倾向于反对呢?个中的内在逻辑,恐怕也是值得追问的。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啊。即使公众真的对此有所误解或不当的揣测,但教育部门、学校又做了哪些令人信服的澄清和说明呢?比如,强化择校费的收取、分配、使用的公开透明化工作等。此外我想说的是,在择校费问题上,别“得了好处还卖乖”。
  
  四、华同旭局长究竟在代谁挨骂?这个问题也是有点意思的。按华局长的说法,这些捐资助学款都交给了财政,没有用来给教师发奖金。如此看来,华局长似是代政府、代财政挨骂了。我想,这也并非不是部分事实吧。倘如此,华局长的委屈也是可想而知的了。
  
  所以,我最后要建议广州市政府给华局长颁发一个“最佳委屈奖”,以表彰其“顾全大局、忍辱负重”之敬业、无私精神。(默客 2007-8-1)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