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城市广场变“私家花园”侵犯市民的主体权利  

2011-05-13 14:38:4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客厅”花城广场不少木棉枯死引起媒体和市民的关注和热议。而省政协委员孟浩和专家,与媒体记者一起到花城广场查看木棉枯死情况,却两度遭到“建隆物业”保安的阻拦,保安称该处不能随便拍摄,须向业主申请许可云云。这引起孟浩不满而愤怒质问:“花城广场的业主是谁?……这些记者都是正常采访,你凭什么就不让拍了?”此事一经曝光,也在广大市民当中引起强烈反响:“花城广场怎么成了私家花园了?”

  是啊,市民广场怎么变成了私家花园了?不仅记者拍摄受到干扰、阻拦,甚至普通市民在广场内锻炼也遭驱赶。真是奇也怪哉!城市广场的业主不是全体市民么?保安口中的所谓“业主”(或业主单位)又是何方神圣?……这些疑问太有深究的价值了。如果说木棉枯死只是具体个案式的小问题,那么,花城广场若果真沦为“私家花园”则是关涉全体市民权益的大问题了,因而尤须予以深究。

  何谓业主?是指物业的所有权人。业主可以是自然人、法人和其它组织,可以是本国公民或组织,也可以是外国公民或组织。而业主单位是指物业的所有权人所在的物业单位。花城广场的业主究竟是谁?按普遍的理解,业主应该是全体市民。但事实上花城广场的业主却是广州市城投集团。傻眼了吧?市城投集团副总经理、新中轴线公司董事长朱志刚在接受记者采访回应木棉之死及相关质疑时称,花城广场虽是由城投集团投资建设,但它就是一个公园,市民在花城广场内享有在公园里的所有权利,城投集团对物业公司并没有下达禁止拍摄的要求,是“个别的保安素质比较低”(5月13日《信息时报》)。

  在此,姑且不论其“个别的保安素质较低”的说法是否经得起推敲、能否让人信服,但从中明确无误地表明,市城投集团是名副其实的“业主”。如此观之,在某种意义上花城广场还真有“私家花园”的意味。与此异曲同工、如出一辙的是,此前备受诟病的海心沙公园——本来规划的市民广场却摇身一变成了城投集团旗下的收费公园。由此必须进一步追问的是,广州的“新客厅”凭什么转眼就变成了城投集团所有?谁有权把本该全体市民拥有的城市广场变相“卖”掉?这实质上又损害了全体市民什么样的权益?

  如众所知,海心沙公园变身企业收费公园一事,虽曾引起坊间诸多非议和质疑且至今仍未消退。如今,花城广场也成了城投集团的“物业”,市民要享用之却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毫无疑问也会引起公众的强烈置疑和反弹。政府有关部门恐怕必须出面释疑解难了。令人忧心的是,如果公权力和资本集团可以在市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广州的公共场地和空间分割成块、然后变相“卖”掉,那么全体市民的主体权利和合法权益也几近荡然无存了。

  这不禁让人想起旧上海的“租界”——外国列强在上海滩跑马圈地、瓜分利益,“华人与狗不得入”的牌子随处可见。这丧权辱国的奇耻大辱的核心问题又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被践踏被蹂躏而变得残缺不全。因此,如果像海心沙、花城广场等本该是全体市民所有的公共场所纷纷沦为利益集团的所谓“物业”,那么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全体市民的主体权利和尊严遭到了侵犯和践踏。是可忍孰不忍?需要追问的是,如此不堪之局面,又是谁一手造成的?公众亟待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