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花都收费站违规收费乱象,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2011-04-16 00:48:12|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新快报与央视联合调查发现广州花都的杨荷、四角围、龙口、炭步大桥及横沙等5个收费站的收费年限竟长达50年。而这5个收费站几乎对花都形成包围圈之势。近日省交通厅已下发文件,要求花都区相关部门必须在5月11日之前,对“50年”收费年限问题拿出整改方案(4月15日《新快报》)。

  在我看来,收费年限长达50年的收费站竟堂而皇之地存在N年,这事本身已够神奇、够令人惊讶了。

  国务院2004年8月18日颁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下称《条例》)第14条明确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中西部省份不得超过20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25年。国家确定的中西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30年。”显见,长达50年的收费年限明显地违反了国家有关规定。而众所周知,公路收费的审批权限在省一级政府,市、县政府是没有审批权的,因此首先要追问的是这个50年的收费年限是怎么经过审批的?就算其中有所谓的“收费事实在前,而《条例》出台在后”的客观条件和历史原因,但至今仍未予以纠正、解决也是说不过去的。

  何况,花都收费站收费年限超长的问题曾引发群众不满和媒体关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曾经以提案或其它方式进行监督、要求整改,而省交通厅此前在答复原省政协常委王则楚的提案时表示,“将督促广州市相关部门对该问题抓紧整改,予以纠正”。然而,时至今日依然维持原状,违规收费依旧如昔、没有丝毫改变。在此当中,国务院的《条例》成了废纸,而省交通厅的“答复”、承诺仅停留于纸上。省交通厅认定事件的性质为“所属市县自行违规转为经营性收费站”。既然如此,多年来为何没获得整改和纠正呢?究竟是国务院的《条例》太软弱,还是省交通厅的“督促”不够给力,抑或是地方政府收费的能耐、冲动太强悍?我不得而知,反正违规收费堂皇进行,上上下下、方方面面都各有说辞。

  不止于此,尤其令人惊讶的是,记者深入调查发现,尽管5个收费站均属于“经营性”收费站,但拥有收费经营权的广州市新东华道路发展有限公司却从未履行过收费的权利,甚至公司都已“失踪”多年,而当初参股的三家外资公司均已被清算破产。这样一来,这5个收费站究竟是谁的也几成了疑团。不过一塌糊涂的状况不影响照常收费。18年来,收费权一直是花都路桥收费所行使。但奇怪的是,又不见有任何的委托或授权证明。而超过十亿元的路费收入究竟有无还贷、收入流向何处又至今成谜。尤具黑色幽默的是,花都区财政局、审计局、花都区公有资产管理委员会(路桥收费所的资产管理部门)等五大部门均称对此“不知情”……呜呼!收费站的收费和管理如此混乱不堪,叫人夫复何言!

  混乱如斯或许正是某些人所希望的。故意把水搅浑,正好便于违规收费、大肆捞钱,这招叫浑水摸鱼。其中,涉嫌以弄虚作假、以虚假外资参股等手段瞒天过海地转变公路收费的性质,肆无忌惮地延长收费年限,显示地方政府与民争利、巧取豪夺是何等凶猛!而其之所以能得偿所愿并逍遥至今,有关部门监管的渎职、失职难辞其咎!花都收费站违规收费何去何从,我等拭目以待。(默客)

  花都5收费站收费达50年 超十亿资金去向成谜

  http://www.ycwb.com/ePaper/xkb/html/2011-04/15/content_1086985.htm

  评论这张
 
阅读(6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