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岂能乱扣"恶意诉讼"的大帽子  

2007-08-04 18:5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日,聚德花苑业主再度与广州市房管局对簿公堂。业主林先生起诉要求房管局撤销一份《不予受理告知单》,并公开解困房售价的成本结构和法律依据。庭上,房管局代理人一再强调,业主屡败屡告政府部门是恶意诉讼,建议法院不再受理涉及同一问题的案件,并在法庭辩论阶段拒绝辩论。(据8月4日《南方都市报》)
  
  妈啊,“恶意诉讼”!这帽子太大,但业主的头没那么大,不能乱扣啊!。
  
  暂且抛开业主与市房管局之间的是非纠缠,也不论市房管局在相关纠纷中的行政作为是否存在过失或瑕疵等具体问题,单说这个“恶意诉讼”的斥责本身及其涵义,就很值得商榷,而对维权业主动辄扣上“恶意诉讼”的帽子,其影响和危害更不可低估。
  
  何谓“恶意诉讼”?有学者这样概括:恶意诉讼是指当事人滥用民事起诉权,为追求不法、不当利益或达到其他非法目的而提起民事诉讼的违法行为或现象(据查,在我国似尚无“恶意诉讼”的权威定义——笔者注)。通俗地说,恶意诉讼是当事人基于恶意而提起的诉讼行为,本质上具有侵权和滥用权利的违法属性,是属于违法范畴的行为。
  
  但何谓“恶意”?其实较难判断,要视具体情况而定。理论上,“恶意”既是一种主观过错,即存在故意或过失,也是一种行为错误(包括违法)。恶意诉讼的前提是“恶意”,其目的是侵权或获取不法、不当利益或其它非法目的。对照一下,聚德业主的诉讼请求以及其与市房管局之间的官司,一方面业主是否具有“恶意”难以定论,另一方面诉讼的目的也不具备侵权、获取不法不当或其他非法利益的违法属性。事实上,业主要求市房管局公开解困房售价的成本构成和法律依据也是合理合法的诉求。换言之,业主的诉讼请求不具备恶意诉讼的“要件构成”,斥其为恶意诉讼是不恰当的,是错误的。
  
  另外,我国几大诉讼法对于公民起诉的门槛都无过高要求,法院受理案件只审查其形式要件,对诉讼理由是否成立、诉讼请求是否应得到支持等实质问题,都是在审理过程中来解决。因此说,表明业主是否“恶意诉讼”最有效、最具说服力的依据,也只有在诉讼过程中逐渐来呈现并解决,而不是由“被告”在庭上来判定。
  
  何况,诉权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是人们维护合法权益和解决争议的最重要手段。起诉权既是一项权利,这就决定了公民可以选择行使或放弃,其主动权完全在权利者手上。再说,在目前公民的法律意识尚待提升之际,若动辄以“恶意诉讼”的大帽子来阻止公民起诉维权,堵塞公民寻求解决纠纷的法律渠道实属不智,也极不合时宜,而且其后果严重。对此我想问的是:市房管局代理人建议法庭拒绝受理业主的诉讼,以堵塞法律解决渠道,莫非其意在于将业主推入另外一些非理性的维权渠道或途径不成?如不是,则只能理解为权力的傲慢了——郑筱萸不是对状告其的高纯大喊“你有什么资格起诉我,有什么资格跟我斗,我代表国家行使职权”吗?也难怪业主纷纷斥市房管局:“太傲慢了”。
  
  当然,现实中确有“恶意诉讼”的现象。在富士康诉记者索赔三千万元一案中,已有论者指出:反诉是反击恶意诉讼的“杀手锏”。如果广州市房管局确信业主“恶意诉讼”,那么不妨对其提起反诉讼嘛,让业主“吃不了兜着走”、“赔了夫人又折兵”。只是,市房管局有足够理由提起反诉讼吗?(默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