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广州社保基金案不能不说的若干疑问  

2007-10-31 04:0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4月被媒体广泛报道的“广州10.18亿元社保基金遭挤占挪用”一案有了新进展——前广州市社会劳动保险公司(即广州市社会保障基金管理中心前身——笔者注,下简称社保公司)经理刘雨宏因涉嫌违规审批社保基金7亿余元非法运营,造成损失5.2亿元,被控滥用职权,昨日在越秀区法院受审。不过,昨天被告人刘雨宏当庭喊冤,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积极响应上级文件精神运营的结果。刘雨宏在庭审结束时有点感慨地说道:“我做也犯罪不做也犯罪。我是按照上面的精神和批示去做的,我还记得当时领导把我们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顿,说我们把社保基金放置着,是在犯罪啊。”(据1030日《新快报》)

在我看来,广州社保基金案虽经媒体多番关注和报道,但事实上其结果并没有引起多大波澜,可谓波澜不惊也。如今,藉前广州社会保公司经理刘雨宏的受审,广州社保基金案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刘雨宏在庭上喊冤叫屈,这完全可以理解。这是基于:一是广州社保案确有国家社保基金政策朝令夕改、前后不一的“历史原因”;二是刘也可能是出于自保动机而进行如此辩护。这姑且不去深究。不过,围绕广州社保基金案的若干疑问,以及笼罩其上的重重迷雾,不但耐人寻味,也令人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其一、巨额社保基金被挤占挪用,“民不举官不究”?广州社保基被挤占挪用的金额高达10.18亿元,而且都是发生在上世纪。据检察机关的指控,仅刘雨宏就涉嫌滥用职权,违规审批社保基金7亿多元用于非法投资,且造成5亿多元的经济损失。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刘在1996年因“生活作风问题”被社保公司免职,但其违规审批社保基金的问题,却直至上海社保案曝光之后的2006年5月才被社保公司向有关部门举报,刘也因此而被捕。为何社保公司到了去年5月才举报刘的问题?而有关部门此前莫非不知道巨额社保基金被挪用挤占、用于非法投资的实情吗?当然不是(这个问题接下来会谈到)。既如此,有关部门在社保基金遭挤占挪用已曝光的情况下,为何一直没有采取追究刘的责任的行动呢?这耐人寻味。

其二、紧接上面的问题。事实上,广州社保基金案首次浮出水面,进入公众视野而引起哗然,据称纯属“偶然”。2004324日,一份由广州市人大代表杨承华领衔、提交广州市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的询问案中透露出惊人的消息:8亿多元的养老保险金竟被挪用!当时,杨承华代表说过这样一番令人感慨不已的话:“这件事从来没有公布过,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我作为人大代表,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管。”他还表示,他是两年多前偶然获知这一消息的,经多方求证后证实了该消息。假设不是这位颇具有责任感的人大代表苦苦追问,社保基金案何时曝光实在难说。也由此可见,社保基金的运作是何其不透明,公众的知情权又是遭到怎样的轻慢和漠视!

再重复一下,社保基金案2004年浮出水面,2006年才举报,之后有关部门才逮捕相关责任人,这尤其耐人寻味!

其三、社保基金被挤占挪用、在外非法营运,并且导致重大损失,社保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及其官员该担何责?!刘雨宏被指控违规审批社保基金7亿多元用于非法投资,涉及14个项目。但刘辩称其中有3个项目是上级领导直接审批过的。倘如是,那么其上级领导——直接审批者——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理当受到严肃追究!如果其上级官员不受追究,显然不公平。还有,广州社保案涉及金额10.18亿元,涉及项目达25个,而刘违规审批的7亿多元也只是其中一部分,那么,其他违规审批而造成损失的官员,又该如何追究?是否已经或即将受到追究,这同样令人关注。虽然有一位涉案的一副局长已获刑,但其似与刘指称的违规审批案并不直接相干。

其四、如此重大的社保基金案,其涉案的有关领导及经办人员的责任追究、处分方案,仅由广州市社会保障局报送?社会保障局作为管理社保基金的主管部门,其与社保基金案有莫大的干系,对社保案相关责任人的追究和处分方案由其作出(报送),这合适吗?实际上,不管其追究和处分方案是否合理,这都是难以服众的,毕竟瓜田李下之嫌,难免遭人非议!

其五、10.18亿元的巨额社保基金被挪用挤占、在外营运的明细项目,迄今未见在媒体上公开,公众对此依然不甚了了。人们难免会问:为何不公开在外营运的具体项目,哪些项目亏了,亏了多少,是如何亏的?这些社保基金的非法投资路径是怎样的?据称,10.18亿社保基金中,其中86%投放在房地产市场。这里的问题是,且不说当时的房地产市场情况如何,但仅“投资失误”(姑且称之为“失误”)一项,决策者难道不应当承担其应有的责任么?社保基金亏了,那么又是何人得益了呢?实际上,对于社保基金非法投资导致巨额损失这件事情,坊间颇多传闻——鉴于这些“传闻”无法获得证实,在此不便转述,以免被扣以造谣生事的罪名——但迄今尚未有官方予以正式回应,此为遗憾也。

其六、社保基金追不回,即使政府承诺了弥补窟窿,但谁的利益不受损呢?须知,政府财政买单,其实就是全体市民买单!也就是全民利益受损!这等于将钱从市民的左口袋放进右口袋,堪称“左右手游戏”,“挖东墙被西墙”。如果因为市政府财大气粗,能够为此买单,某些官员就一副满不在乎、志得意满的样子,甚至还冀望着市民对此“感恩戴德”,那这种姿态真是令人讶异了!

或许,广州社保基金案令人疑惑之处远不止以上这些。但有一点必须明确,就是责任追究不能有任何遗漏,更不能避重就轻,只打苍蝇不打老虎。正如新华社一篇评论所指出:“几亿元社保基金没了,政府当然有责任追回、补窟窿,但更重要的是追究监管责任,不管是监守自盗还是以种种理由为借口的挪用,谁了百姓的养命钱,就该坚决他的官位,直至绳之以法。”很显然,在广州社保基金一案上,有关部门尚须继续努力,拿出令公众满意、信服的公正结果出来。否则,广州社保基金案的处理就远称不上彻底、圆满。

社保基金俗称“养命钱”,其至关重要性及市民关注程度都不容有任何的漠视!(默客)

 

相关新闻:广州社保案主角受审广州社保基金损失5.2亿

  

    人大代表追问“逼”出旧案

 

附笔者另外两篇广州社保案的评论

 

“养命钱”追不回,谁的利益不受损?

 

  在我们这,某些逻辑令人深感荒谬之极,却又习以为常。譬如说,政府将市民的社保金(俗称“养命钱”)“营运”一番之后,没了,再也追不回来了,但市民好像不但不能生气,相反还要“感恩戴德”似的。此类逻辑切换之高明,不能不令人叹一句:真是“太有才了”。
据报道,广州市1999年被挪用的在外营运的10.18亿元社保基金,截至今年2月尚有6.6亿未追回,目前还有可能收回的基金约1.05亿元,总损失在5亿元左右。对此,市长张广宁表示,如果社保基金无法追回,就由社会保险风险准备金来填补缺口。“对参保人我们是完全负责的,不会让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失。”

  社保基金俗称为“养命钱”或“保命钱”,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看到5亿多元“养命钱”收不回来,市民在担心之余,可能还要骂娘呢。但是且慢,按照某些人的逻辑和说法,市民不但不能骂娘,说不定还要“谢恩”呢。且看——

  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崔仁泉说,由于历史的原因,截至1999年年底,广州发生在外营运结余社保基金10.18亿元。对这笔款项的追收,广州高度重视,成立了由副市长牵头、各有关部门组成的纠正回收工作小组负责回收工作。

  瞧!“历史原因”肯定是复杂的,因为其中涉及政策的变化、制度的缺陷、人事的变迁、时间的推移,等等,由此导致的社保基金在外营运乃至被挪用受损失,大抵也是“情有可原”的了。好在,政府“高度重视”,“副市长牵头”,各有关部门“配合”,正是因了他们的艰苦努力才有今天的成果。否则的话,可能10.18亿元全泡汤了。你说,市民是不是应该感谢政府部门的辛勤工作呢?对其追收工作的成绩表示感激和和尊重呢?倘若市民认识不到这点,觉悟实在太低了,也太让人寒心了。这就是一种“逻辑”。

  不过即使如此,市民也未必会领这个情。也许他们还会有诸多其它疑问:当年决定将巨额社保基金在外营运时谁做的决策?这些款项究竟投到哪些项目了?为何所投的25个项目不但不能增值反而连本钱也收不回来,当初又是如何决策的?投资策略何以如此“不具慧眼”?如今收不回了,是因项目亏损了还是款项被卷跑了呢?决策者是不是社保基金投到了其儿子或亲戚所做的项目里去了?……诸如此类,这当然只是疑问,盖因此类信息对于公众而言都付诸阙如了,无人知晓,因此市民只好瞎猜了。反正现在这些钱都收不回来了,这些信息是否应跟公众交待一下了呢?把我的“养命钱”弄丢了,起码该给一个“说法”吧。这要求一点也不高。

  当然,或许在有关部门看来,市民要“感激”的尚不止于此。张市长不是表态了吗,社保金收不回来,由社保风险准备金来填补缺口。而目前广州的社保风险准备金有11亿元,填补5亿多元的缺口足够了,不会让参保人的利益受到损失。但道理果真如此吗?

  一、由社保风险准备金填补,也就是所谓的政府“埋单”。但这其实就是全民埋单。因为这些钱都是税收、财政拔款。肯定不政府官员地捐款。二、参保人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失吗?非也。表面上,因为政府“完全负责”了,参保人“保命”、“养命”似可无忧,利益未受损害,但是由于社保风险准备金来自于税收和财政收入,其中参保人也有份。这样,好比将钱从市民的左口袋与右口袋之间的互换或相抵,只是左右手的游戏而已。

  不止于此,将来自财政拔款的社保风险准备金拿去填补社保缺口,在政府财政支出不变的情况下,必然导致政府财政用于公共产品、公共服务的投入减少,从而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水平和质量,减损市民的福利。由是可见,不但参保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甚至全体市民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所谓““对参保人我们是完全负责的,不会让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失”,不过是自欺兼欺人罢了。

  10多亿元社保基金在外营运,且导致5亿多元的巨大损失,却竟然无任何一个部门或官员为此担责,实在匪夷所思也。上海社保大案30几亿元能够迅速追回,其效率之高令人惊叹、羡慕,而广州只有10.18亿却追了那么多年,迄今都不能全部追回,令人慨叹。看来,即使“挪用”投资,也得有眼光啊。(默客 2007-04-04)

 

市民对养命钱要有知情权

 

 

  8亿多元的养老保险金竟被挪用!3月24日,一份由广州市人大代表杨承华领衔、提交广州市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的询问案中透露出惊人的消息(据4月2日《中国青年报》)。

  其实,真正使我感慨的是杨承华所说的一番话。“这件事从来没有公布过,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我作为人大代表,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管。”杨承华表示,他是两年多前偶然获知这一消息的,经多方求证后证实了该消息。“我不在意怎样去追究当事的责任人,我关心的是老百姓这笔血汗钱被挪用后究竟如何善后。”

  这话耐人寻味。一、养老保险金投保者知情权被剥夺。据悉,这8亿多元的养老金被挪用,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但“这事从没有公布过”,所以很多人不知道,包括养老金的主人。市民的养老金掌管在政府手里,但市民却从不知道养老金是如何“营运”的:是外借了,还是被贪了?亏了,还是赚了?没人知道,也没人告诉你。如此观之,养命、保命的钱投进去了,能否在关键时刻保命实在有些悬。二、谁来监管养老保险金的安全,谁为投保者代言?假如杨承华代表不是两年多前“偶然获知”这一消息,假如他获知了装作不知道,又或者假如他知道但不提交询问案,那养老金被挪用8亿元多一事,市民何时才得知晓?杨承华说,他也是经“多方求证”后才证实了该消息。人大代表毕竟有点身份,也许能借助便利去证实这消息。若是普通市民又该如何去证实?偌大一笔养老金,由政府部门掌管着,但连人大代表也无法了解基金运营情况,更别说市井小民了。

  养老保险金俗称“养命钱”,顾名思义,乃人们养老保命之本也。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老百姓对此高度重视和十分关心是必然的。可最关心也最该知情的当事人,却被排斥在知情者行列之外。这叫老百姓如何放心?虽然老百姓不懂养老保险金如何运作,更不懂基金如何管理才能达致保值和增值。但作为养老基金的主人,老百姓最起码有知情的权利。对政府来说,则有义务向社会公布养老保险金的运营情况,包括养老保险金收支、发放、亏折、赔赚以及基金结余等等。笔者不敢对养老保险金的管理提出奢望,只要求“知情”二字。

  我知道,仅靠一句哀求的声音无法保障自己拥有知情的权利。因此,我希望有一个规定,政府定期(比如一个季度)向公众、媒体或人大代表公布养老基金管理和使用情况。这样,一方面使养老保险金缴纳者心中有数,二有利于社会对养老金管理的监督。唯有如此,老百姓才有安全感。(默客 2004-04-03)

  原文链接:http://www.ycwb.com/gb/content/2004-04/03/content_669168.htm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