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缺乏政治信任,难除社团管理"瓶颈"  

2007-09-13 19:5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缺乏政治信任,难除社团管理“瓶颈”

   山东寿光自发成立的义工组织因未经注册而被当地民政局解散的新闻,引起了各方热议,此乃意料中事。有观点认为,这应该归咎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的滞后和不完善。这确是实情。目前的相关法律确实已难以满足和适应当今我国非政府组织(NGO)蓬勃发展的需要和现实,修改法律法规不但必要而且迫在眉睫了。

  问题是,现行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为什么会成为社团组织发展的“瓶颈”,其背后又隐喻了什么,也许就会发现问题并不如此简单。

  1998年制订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九条:“申请成立社会团体,应当经其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由发起人向登记管理机关申请筹备。”正是这一规定,成了不少民间社团成立的障碍之一。而且,这个“业务主管单位”也是有其特定范围的,该条例第六条2款云:“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国务院或者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授权的组织,是有关行业、学科或者业务范围内社会团体的业务主管单位。”同时,在该条例第十条“成立社会团体,应当具备下列条件”的第6款:“有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既然社团组织具有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为什么还要明文规定其成立须有“业务主管单位”呢?这一些看似有些相互矛盾的规定,其实也反映了长久以来,执政者对民间社团组织在政治上缺乏信任。

  在一些人看来,民间组织的发展、壮大,会一定程度上降低或削弱政府的管治权威,可能会增加民间与政府的对抗,甚或会影响社会的稳定。特别是,当看到西方的一些非政府组织机构(NGO)与所在政府当局的磨擦、冲突,以及西方敌对势力借其非政府组织对我国施加各种压力和影响,企图对我进行所谓的“和平演变”之后,执政者对非政府组织难免心存介蒂,产生较为严重的抵触。社团登记须有“业务主管单位”,或许正是这种思维的产物之一。不过,这种政治上的信任缺失,却也其来有自。

  而之所以如此,其实又源于执政者的某种不自信。这好比一个缺乏自信的人,难免对他人或外界过份敏感,感觉容易受伤,其实是一样的道理。这是一种弱者心理,如对国家而言,也就是“弱国心态”。对非政府组织的过份敏感和防范,正暴露了执政者对自身管控能力的不自信。其实,这是大可不必的。毕竟,非政府组织也在法律的规管之下。而且,根据国外的实践,发达的民间中介组织,正是政府管理的“另一只手”,是政府管理力量之外的有效补充,既不会对政府管治构成威胁,也不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相反会成为社会与政府之间的缓冲地带,减少社会与政府的直接磨擦。这对执政者是一种帮助。

  但难堪的事实表明,对非政府组织的不信任观念依然根深蒂固。目前一些社会团体的际遇,正是这种观念的现实折射。所以,增强对非政府组织的政治信任,以及培养执政者的自信,对消除社团管理的“瓶颈”尤显重要。这不只是修改法律、法规的问题。(默客)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