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卖处"与"卖官"  

2007-03-06 21:1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卖处”与“卖官”

默客

  广州市花都区一名15岁的初二女生“阿琪”,以3000~5000元的价格公开叫卖其“初夜权”,并委托朋友在网吧、酒巴和歌舞厅等场所宣传和物色卖家。而阿琪之所以“卖处”,只是为了换取吃喝玩乐的经费。不过,阿琪对“卖处”之事毫不介意,表情轻松,她还对记者表示说:“我不是个坏女孩”,“卖处”的女孩很多,我又不是第一个。

  公然“卖处”,已经足以让人震惊,令人咋舌,而阿琪“卖处”的几个关键要素(或情节),如:年仅15岁;初二学生:“卖处”只为吃喝玩乐;对“卖处”毫不介意,神情轻松;等等,更使人们惊讶莫名以至于难以接受。坦白地说,笔者也有同感。

  或许,人们据此可以大发一通议论和感慨,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不知廉耻而扼腕长叹,又或者问责于为人父母者疏于管教之过,抑或指责学校没能挽救孩子,甚或干脆将阿琪归入“问题少女”之列……诚然,这些慨叹和指责不能说毫无道理。然而,诸如此类的慨叹和指责,在现实面前又显得有多大意义呢?实在不好说。显而易见的是,“初夜权”的买卖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如今也不新鲜。古时青楼妓院有“初夜权”的肮脏交易(非自愿居多,鸨母是罪魁祸首),如今呢则有部分富豪阶层乃至在职官员在繁荣“卖处”市场。“卖处”市场繁荣的背后,是否还纠缠着国人根深蒂固的“处女情结”暂且不说,但有一点是,在目前几乎所有的一切都在事实上被或明或暗地标上了价格。

  也许人们对于只为吃喝玩乐而非出于家贫或被迫等传统因素的卖身,而格外的难以接受、耿耿于怀。但反过来看,非贫困和被迫而卖身又恰好说明:“卖处”是自主性,而不是因为“万恶”的社会,也不是脖子上被人架着刀的压迫。因而也就不能把少女“卖处”之举完全归咎于现实社会,刻薄点说,这只是少女个人的价值观、人生观的迷失。两相比较,人们宁愿接受少女们被迫“卖处”,还是自主“卖处”?显见的现实是,人们似乎更乐意于接受被迫“卖处”。如果撇开“卖处”是否涉嫌卖淫嫖娼、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法律问题不谈,那么,少女“卖处”只是出卖其自身可供支配的部分(或者说“资源”)——尽管此举为社会道德所不容,但千百年来依然顽强地存在着。这似乎是“卖处”乃至卖淫所固有的特征之一。

  由“卖处”我忽然想到了“卖官”。而卖官与“卖处”乃至卖淫(男人也有卖淫的)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卖官者所卖的“官位”并不属于其自身所有,卖的是他人的“官位”。也就是说,作为标的物的“官位”不是卖官者自己的。因为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代表并拥有权力的“官位”是属于人民的,是属于国家的。如果说,“卖处”或卖淫只是自卖其身的话,那么官员卖官就是未获授权而越俎代庖、超范围“经营”了。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卖官好比是盗贼出售赃物,而其所得也只能是赃款。可见,卖官是既“盗”且“卖”——盗别人的,卖别人的,而“卖处”卖淫只是“卖”己而已。

  因此说,在“卖官”现象盛行的时代,自主“卖处”、卖淫以及其它类似的自主“卖身”行为,实际上又不是十分令人意外和震惊的!当然,这样说并不是替“卖处”卖淫等不良行为脱罪,也不是认为这些不现象可以接受,而只是为了说明卖官、卖淫与“卖处”相互共存的社会现象及其背后的耐人寻味之处。如此而已。(默客)
  
  注:这是一篇恶搞旧文。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