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父亲  

2006-12-17 21:19:00|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

  秋色渐浓的时节,我回了一趟乡下,看看父母。
  

  远游的儿子,归心似箭。但是,在省城到县里的途中,堵车了,很不顺利。而且,我的家乡离镇约十公里,都是曲折的山路。
  
  紧赶慢赶,好容易到了村头,已是夜幕降临。
  
  村子已是炊烟袅袅,忙了一天的乡亲,陆续回家生火做饭了。我家离村中心较远,穿过村子,还要爬一段山路。爬完那段山路,就看到家了。
  
  远远就听到了狗在吠了,再近些,依稀看见门前的石墩子上有豆点大的火光在闪烁,一定是父亲又坐在那里抽旱烟了。
  
  我心情有些激动,快步地走到他跟前,喊了声“爹”。他“嗯”一声,站起身,似不经意地问道:路上还顺利么?我就说,路上堵车了,所以晚了。然后,父亲就转身进屋去了。我跟着进了屋,在灯光下,啊,父亲苍老多了,再也不是健壮结实的父亲了。也难怪,父亲已七十三了,加上年初,病了一回,已显老态龙钟了。
  
  我暗自慨叹,岁月不饶人啊!
  
  父亲虽未经什么惊天大事,但也历尽艰难,饱经风霜。
  
  父亲是个苦命的孩子。爷爷虽只生了父亲和一个姑姑,但因家贫,父亲和姑姑都没有进过学堂,所以“斗大的字也不识一箩”。因为家贫,父亲又是独子,家里缺少劳力,生活的重担就早早地落到父亲的肩上。
  
  大抵十三、四岁,父亲就开始做“挑夫”了,挣钱补贴养家了。家乡毗邻江西的安远、寻乌等地。父亲就跟着比他年长得多的乡亲去那里挑盐,将盐挑到家乡或附近的镇里去,再从那里挑些布匹、杂货等到江西的集镇,从中赚点工钱帮补家用。当时,父亲年纪小,且长得较矮,但还算结实,同行的“挑夫”担心父亲跟不上,成了累赘,或拖了后腿,都不愿跟我父亲同行。有的人还故意刁难父亲,但父亲硬是凭着坚韧的意志和不怕艰苦,非但没有掉队,反而表现得很顽强,同伴们再也不敢小瞧父亲了。其时,因为社会比较乱,挑夫们挑着货既要翻山越岭,走数十里的山路,还要穿州过镇,走村穿巷,不时会遇到当地的土匪打劫来往的商客,或是遇到绿林好汉“剪径”。但那些土匪一般不敢抢那些货物,因为这些货物大都是有钱的主儿所拥有,这些财主一般都有一定的势力,并在沿路有所打点,土匪一般不敢轻易劫货。于是,这些土匪就只好抢那些挑夫随身带的几个铜钱了。而这些挑夫的几个钱一旦被抢了,一路上就只好挨饿,连住店的钱也没了。父亲也被抢过几回,后来没办法,只好将随身带的几个小钱,埋在口盅的冷饭里面,这样方能避过土匪的搜刮抢掠。虽然已做到万事小心,但还是免不了被当地恶霸、土匪洗劫、毒打的恶运。
  
  父亲大约十六、七岁时,爷爷被“抓壮丁”抓去当国民党兵了,于是家里只剩下父亲一个男丁了。后来,爷爷偷偷跑了回来,途中因肚子实在太饿了,路上偷挖地主家的花生,被抓住了痛打了一顿,把脚给打断了,因没有及时医治,得了残疾。对这个家庭和父亲来说,真是雪上加霜了。
  
  这些都是从父亲口中零星听来的。
  
  至于,父亲是怎样娶到我妈妈,他却从来不透露半点的。听别人说,妈妈是父亲用了一石(约一百来斤吧)谷子换回来的。妈妈本是潮汕人氏,因为饥荒,四、五岁就被卖掉了,几番辗转,到了我的小村子,当时我妈妈才十五、六岁吧。据说,奶奶用了一石的谷子把她换了回来。不久后,圆了房,做了我妈妈,当时父亲已经二十二岁了。此乃道听途说而来,父亲从未提过这事。
  
  父亲原本住的是一座客家大围屋,但因房子实在残旧了,有条件的堂兄弟们,纷纷自立门户,另外建了新房子,搬走了。父亲的房子也摇摇欲坠了。没法子,只好将那些已倒塌的房子,清理好地基,准备材料,重修房子。父亲白天地里干活,晚上趁着月光,挑泥,搬砖,运沙,挖地基,拆破墙,常常干到深夜、凌晨,好在父亲那时正年壮力强。等一切准备好了,再请师傅把房子盖起来。就这样,好容易才修好几个房间,一家人总算有安身之所了。
  
  这些是母亲跟我说起的。 
  
  自懂事以来,我就知道父亲不爱说话,常常默不作声,坐在一旁抽旱烟,脾气也不好,经常发脾气,对母亲也一样,有时还打母亲,所以我小时就非常害怕父亲,在他面前从不敢多说话,更不用说顶撞他了。不过,兄弟妹也比较听话、懂事,但还是免不了要挨父亲的斥骂和鞭子。父亲长得并不高大,但挺壮实,力气挺大的,近二百斤的担子挑在肩上仍健步如飞。
  
  父亲和母亲既要照看小孩,又要为生计而劳作,且因家里劳力少,工分就低,粮油分配就自然少了,生活异常的艰难,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油盐也成了问题,经常是一块猪皮在锅上擦擦就算是有油了。因为缺粮,父母便常吃蕃薯、野菜、木薯等杂粮,把米饭留给我们吃,有时甚至连杂粮也吃不饱,又没有油吃,还要下地干重活,父亲因此就落下了胃疼的毛病。经常是吃着饭,不一会儿,胃就开始疼了,父亲就脸色铁青,用手按着胃部,那痛苦的样子,我至今仍历历在目。有时,饭还没吃完,父亲就回房俯身躺一会,用枕头顶着胃部,咿咿呀呀地呻吟,我跟兄弟等看着,也不知如何是好。父亲为了这个家庭,为了那么多孩子,的确是累坏了。当时就想,长大后,一定要赚点钱,让父亲把胃病治好。这一点愿望,如今我算是基本实现了,父亲的胃病基本已治好了。
  
  农村有一句话叫做:“贫贱夫妻百事哀”。这话有道理。因家里穷,父亲和母亲常为孩子的事,或是生活上的琐事而争吵,有时争吵得挺厉害,父亲脾气不好,常说了些过头的话,颇令母亲伤心。但母亲又不知娘家在哪,没处倾诉,只好暗地里哭,偷偷地流泪。有一次,父母又在争吵了,吵得非常厉害,父亲操起棍子就要打母亲,而且非常凶,吓得我跟哥等嚎啕大哭,眼看悲剧就要发生,我跟哥等哭着跑过去,拼命抱住父亲的双腿,一边哀求父亲别打了,一边叫母亲快走。父亲实在动不了,很无奈,很懊恼,看着我们布满泪水的双眼,最终放下手中的棍子,一场风波总算暂时平息了。
  
  那一年,我大抵8、9岁吧。
  
  后来,孩子逐渐长大了,可以帮家里做事了,比如砍柴、做饭、锄地、放牛等,父亲和母亲也逐渐减少了吵架了,父亲打母亲的事也少了。生活过得安宁了一些。
  
  父亲和母亲都没有念过书,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因而常常吃亏,比如生产队里的工分以及粮食分配等,明明知道自己亏了,但就是找不出理据来,颇让父亲气短。因此,父母都很希望孩子能上学读书,说有了文化,将来才不受别人欺侮,才不会吃亏。父亲狠下决心,无论家里如何困难,都要让我们兄弟妹上学。我上一年级时的学费就是母亲卖掉家中唯一的老母鸡的钱缴交的。每到开学时候,父母都要为了孩子的学费而东借西凑,头疼不已,经常是变卖家里鸡呀、蛋呀、猪呀什么的,反正是能卖的都卖了,以此来筹集学费。一直以来,兄弟姐妹的学杂费就成了家里沉重的经济负担。
  
  初中毕业,我本想考读县师范学校,但由于分数不够,只好上了县城一中。当时,能考上县城一中,在村子里还是挺光荣的事。当我的录取通知书送到家里时,父亲和母亲都非常高兴,父亲还特地买了一包“丰收”牌香烟,笑着派给乡亲们抽。我第一次看见父亲如此开心地笑了。
  
  但接下来,父亲的脸色又变得异常凝重了,母亲也脸露菜色。我知道他们是在为学费而犯愁。因为上县城读书,就意味着需要一笔学费,以及购买必要的生活用品、用具等等,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呀。这钱从哪里来?那一年,母亲因得了“败血症”,大病了一场,花了一笔钱,还欠了不少债,使本就困难的家里,更是雪上加霜了。父亲为了筹集我的学费而愁眉苦脸,一筹莫展,可以想的办法都想了,还未能筹足学费,而那些债主也来要求父亲还钱了,而且我还有哥、妹共三人在念书,家里的困难就可想而知了。
  
  一天晚上,我就怯生生地跟父亲说,我不念书了。父亲看着我,沉默着,阴沉着脸,没有说话,母亲在一旁,低着头不停地流泪。后来,父亲一声不响就回房睡了。次日,晚饭时分,父亲说,他已决定了,就把家里的牛卖了吧。母亲一听,说了一句:牛卖了,那地咋耕种呀?父亲瞪了母亲一眼,母亲就不吱声了。我知道,牛是农家种地的命根,没有牛怎么种地呀!但见父亲那样无奈而坚决的样子,我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我就没有言语了,饭没吃就回房了,那一晚就躲在被窝里哭啊哭……
  
  就这样,我上了县城高中,后来继续上学,父亲都一直想“旆ü┪疑涎В钡奖弦刀ぷ鳌5蔽姨ど瞎ぷ鞲谖缓螅盖拙透宜担院竽憔鸵猿云淞α耍磕阕约毫恕?醋鸥盖茁车牟咨#抑雷约焊梦盖追值R幌略鹑瘟恕
  
  近些年来,家里的状况有了改善,经济条件略为宽裕了,父母也没有那么辛劳了。我也尽自己的能力,不时寄些钱回家,让父母过得好一些,还叫父母多买些东西吃。不过,此时父母的牙也掉得差不多了。唉!
  
  现在,看着父亲有些老态龙钟的样子,我唯有希望辛苦了数十年的父亲和母亲能够多活几年;我也尽自己的能力让他们好好地度过余下的时光。这样,我的心也就略感安慰了。
  
  其实,我很早就想写写我的父亲,但每每提笔就觉得异常的沉重,无法写下去,此次终于写成了。虽然很零碎,但都是我的真情实感,总算了却一桩心事,聊胜于无吧。
  
  说实在的,自己实在太没出息,不时心里难免有愧对父母之感。唉!不提了。
   
                     2003年09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