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默客微言

百鬼猙獰 上帝無言

 
 
 

日志

 
 

省实募捐风波会否也成“罗生门”?  

2010-12-08 08:51:33|  分类: 街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5日,一条广东实验中学(以下简称“省实”)高三学生发出的微博在网上引起热议。该微博称,在12月4日召开的家长会上,有“家长委员会”的代表号召与会家长捐款,以奖励教师。虽然打着“自愿”旗号,却要求家长在信封上签名并写上金额。其后,校方回应:捐款纯属家长委员会自发行为,并非学校提议,学校也没有收到这笔钱。家长会秘书长则表示,“捐款没设最低限额,多少不限,也不存在实名捐款的做法。”(据12月7日《羊城晚报》、《新快报》)>>>

  高三了,面临高考,学生很努力、很刻苦;老师更辛苦,不但经常补课还要加班加点;而对老师的辛勤劳动,不仅学生很懂感恩,家长委员会也是体恤、“识做”,自发募捐给老师发补课费、“奖励老师”……好一幅师生和谐、家校合作的温馨图景。然在一派和谐之下,却偏偏生出不和谐,闹出一场不大不小的“捐款风波”。为何?

  或许,这正是现行教育体制之流弊在当前社会风气下的怪诞体现。高考指挥大棒之下,成绩和升学率几乎是学校和老师的命根子,哪怕你是重点名校。为了升学率,学校、教师和学生都不得不全力以赴,以飞越高考的“独木桥”,补课、加班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这是一时半载没法改变的制度大环境。

  教师本是一份职业,教书育人是其职责和本份。然而,在做好本职工作似乎也须予以奖赏的当下,教师似也难以免俗。确实付出辛勤劳动的老师,有意无意地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向外界表达其补课、加班的辛苦、课酬的微薄,以期获得额外的褒奖似乎也变得顺理成章了。而希望教师更“给力”地培育自己孩子,家长自然也察言观色、识趣而为了。于是,“自发”捐款以奖励老师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怪诞变成了正常。

  此次“省实”捐款风波,之所以让人诟病和质疑也有其具体原因。先说“自愿捐款”,虽然家长会秘书长表示“捐款没有最低限额,不存在实名捐款”,但同时又可能存在个别班的家长代表操作出了“偏差”。一“偏差”的结果,就可能变成了规定最低限额、实名捐款、变相逼捐了。如此,又岂能不引起质疑?而家长会又岂能不成众矢之的?而省实呢,虽然没有提议,也没收到钱,对捐款风波就能完全撇清吗?不见得。一、家长会是公然打着省实或奖励省实老师的名义进行募捐的;二、家长会的募捐就省实的眼皮下进行,且借用了省实这个平台(包括场所、广播)等进行募捐,合谋乎、默许乎?三、诛心地问一句:如募捐没被质疑、被曝光,款项会否流入了省实或教师的袋子?

  令人关注的是,日渐变质的“家长委员会”在募捐风波担任了关键角色。据称,家长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主动经常了解学校工作计划、办学情况及存在问题;及时收集并及时反馈教师的意见和建议;发掘并推广优秀家长教育子女的成功经验等。”即主要是沟通、交流和反馈意见的作用。省实的家长会也并没有被赋予募捐收款的权力。不过家长会募捐也不止此一端。何其相似的是,广州七中不久前也曾闹出家长会募捐风波,其初衷据称也是,高三学生出于尊师重道而自愿缴纳“教师慰问金”,但实际上却同样存在与学生学业“挂钩”、“不交就不准上晚自修”等变相逼捐的嫌疑。(3月15日《羊城晚报》)但学校称募捐是家长会自发,与学校无关,也不存在逼捐,于是募捐事件成了“罗生门”。此次省实募捐风波会否也成“罗生门”呢?很可能!(作者:默客)

  相关新闻

  省实学生微博爆料:家长代表号召"捐款谢师"
  http://news.ycwb.com/2010-12/07/content_3148782.htm

  省实回应:学校从来坚拒收钱
  http://www.ycwb.com/epaper/xkb/html/2010-12/07/content_988055.htm

  评论这张
 
阅读(8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